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58|回复: 0

以德报怨,挺身而出!

[复制链接]

14

主题

14

帖子

72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72
发表于 2022-9-23 18:48: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以德报怨,挺身而出!
       
“何先生,你可是驭鸟专家,刚刚的驭鸟手段大家也是有目共睹,就没必要在这种时候谦虚了吧?还是说,你看不起我这个老太婆?”老太君说到最后,明显带上了一丝怒意,脸色沉了下来。
  也不怪,之前何向阳自吹自擂,把自己捧得太高,现在真到了需要他的时候,他又开始退缩,换谁见了都会生气。
  “何向阳,你他娘的还不赶紧答应!”刁树旺急了,脸红脖子粗的瞪着何向阳,要是何向阳得罪了老太君,到头来吃亏的肯定是他,要不是参加寿宴没能携带枪支,恐怕他已经掏出枪指着何向阳的脑袋逼迫了。
  其它宾客们,也都在看着何向阳,谁让何向阳是这里唯一的驭鸟专家,之前大家没能记起他来,现在想起来了,自然认定何向阳必须出手,否则临床上治疗白癜风需要多长时间今天要是被扶桑人打了脸,这口气肯定要发泄在何向阳的身上,连带着刁树旺也吃不了兜着走。
  “我……我……”何向阳吞吞吐吐了半天,却始终没句准话说出口,他现在心里别提多后悔了,早知道会有这样的事,他今天就不该来。
  可是事情到了这一步,他也知道自己退无可退,否则不说老太君或者那些宾客会不会让他活着离开,单是刁树旺就会他给生吃了。
  就在何向阳打算硬着头皮答应下来的时候,意外出现,那只落在石柱上的秃鹫,像是听懂了人话似的,忽然双翅一振,带着一股腥风就朝何向阳这一桌扑了过来。栢镀意下嘿眼哥关看嘴心章节
  何向阳大吃一惊,慌乱的将玉哨塞入口中,可还来不及吹奏,那秃鹫就已经临近,尖锐的爪喙,如同致命的兵器,让人寒毛直竖。
  同桌的秦奋第一时间护住了胡媚儿,冷峻的看着扑来的秃鹫,手中已悄无声息的捏住了几根筷子。
  而同样是在这一桌的李鹤,因为离何向阳近,也被笼罩秃鹫的攻击范围内,他一个豪门公子哥,哪里经历过这样的场面,危机来临给他的本能反应,就是往桌底下躲。
  好在,李鹤身边的两个保镖都不是一般人,反应敏捷,出手迅猛,第一时间就做出了防御反击。
  只见这两名保镖齐齐跨前一步,将躲在桌下的李鹤护在身后,随即各自出手,一人以擒拿手法要锁住秃鹫双翅,一人以铁拳直袭秃鹫的腹部。
  两名保镖都是从部队退役的兵王,身手一亮就高出之前那个金伟雄不止一个层次,而双双联手之下,战斗力更是暴涨,本应该对付这样一个秃鹫,并不是什么难题。
  可是谁知道,秃鹫灵性十足,陡然拔高身形,让开了两位保镖的攻击路线,迅猛的以空中俯能治好牛皮癣的方法是什么?冲之势,下压而来。
  这一下太过突然,两名保镖来不及变招,又不能闪躲将被保护的对象李鹤给暴露出来,所以只能仓促应对,几乎一瞬间,两名保镖的肩膀就被抓破,好在避开了颈部动脉,并没造成致命的伤势。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间,直到两位兵王受伤,众人才反应过来,老太君急忙喝道:“快去保护小李子,不能让他伤着了。”
  只见老太君身边的两名黑衣外阴银屑病可以彻底治愈吗女子其中一位,扬手一挥,一枚袖刀闪电般划过,直奔秃鹫俯击的身形。
  秃鹫似乎察觉到危险,猛然变相,朝另一边飞去,又重新回到了石台上,双爪一立,目泛寒光,却又一动不动了。
  “小李,你怎么样了?”老太君朝着秦奋那一桌的桌下抖动的布帘关心的问道。
  “我……我没事。”李鹤的声音从桌下的布帘里面传出来,带着惧意。
  胡媚儿朝桌下看了一眼,见布帘映出的李鹤身躯,一直在颤抖,她不由露出鄙夷之色,心想,果然是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货色。
  “鹤少,已经安全了。”两名保镖手上的肩膀并没有流血,透过撕裂的衣服可以看到他们里面穿着防弹衣,难怪敢用身体硬抗秃鹫的利爪。
  桌下的李鹤听到保镖的话,这才慢吞吞的从桌子下面钻了出来,看到那只秃鹫安分下来,颤抖的身子才逐渐平缓。
  “你们去把那鸟给我杀了,今晚我要喝秃鹫炖汤。”李鹤自觉失了颜面,羞怒之下大发雷霆道。
  两名保镖脸色微变,刚刚的交手让他们明白这只秃鹫不好对付,真要是硬战,恐怕他们都有性命之忧,仅仅是为了让李鹤解气,就让他们冒生命风险,他们自然有些犹豫。
  “你们俩还愣着干什么?我养着你们,就是让你们装傻充愣的么?快去给我把那鸟给杀了,不然你们都给我滚蛋。”李鹤怒道。
  两名保镖迫于李鹤的权势,忍着内心的屈辱就要动手,突然一个声音插进来,“好一个霸气的大少爷,受了惊吓就要杀鸟炖汤来解气,既然你有这么大的脾气,那何不自己亲自动手,而是只能靠别人呢?还是说你大少爷的命值钱,别人的命就不值钱?”
  说话的正是秦奋。
  秦奋看不惯李鹤的做派,仗义执言,虽然赢得了两名保镖感激的眼神,但却让李鹤火冒三丈。
  “你他么的算什么东西?老子使唤保镖,管你什么事?”李鹤指着秦奋大骂道。
  “你又算什么东西,只不过是个靠父辈祖辈的余荫才能作威作福的可怜虫而已。要是没了家世,谁会把你当回事?在我眼里,不说这两位保镖兄弟强过你百倍,在场的人,除了这牛皮癣患者清洗皮肤的注意事项几个扶桑人,哪个不比你有能耐。”秦奋冷笑道。
  李鹤被戳中了痛脚,顿时怒不可遏,指着秦奋道:“你他么的也配跟我叫板,今天是老太君的寿宴,我不跟你一般见识,回头我让你知道,什么叫做能耐。”
  说完,李鹤也待不下去了,朝寿台上拱拱手:“老太君,我还有事,要先走一步。”然后根本不等老太君的回应,就带着俩保镖朝鸟园外走去。
  寿台上,老太君盯着李鹤离去的背影,暗暗摇头,心道:“李家的这些小辈,真是一个不如一个。”
  李鹤的事不过是个小插曲,扶桑人的挑衅还没有结束,那梅川内库的手下盯上了何向阳,知道这人是所谓的驭鸟专家后,这名手下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刚刚秃鹫突然展开袭击,就是他的杰作。
  不过在看到何向阳的表现后,这名手下的兴趣很快又丧失了,显然何向阳的本事,根本入不了他的法眼。
  “老太君,驯鸟是驯鸟,杀鸟是杀鸟,这可是两码事啊。以老太君的智慧,应该能分得清吧。”梅川内库忽然皮笑肉不笑的开口道,话里的意思显然是在暗指刚刚老太君身边的黑衣女子射出袖镖,意图击杀秃鹫的事。
  老太君哼了一声,淡淡的说道:“放心,你的这份礼,我会收的让你心服口服。”
  话这么说,其实老太君心里却愈发没底了,因为何向阳刚刚的表现她也同样看在眼里,这人根本就是狗肉登不上台面啊。
  “何向阳,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上啊。”刁树旺催促道。
  何向阳脸上的苍白还没褪去,心里哆嗦的厉害,刚刚秃鹫扑来时,给他造成的冲击感,差点没让他落荒而逃。
  眼见刁树旺催得紧,何向阳只能硬着头皮挺身而出,慢吞吞的挪向那头秃鹫。
  突然,秃鹫双翅一张,口中发出一声怪叫,吓得何向阳腿一软,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梅川内库顿时哈哈大笑起来,讥讽道:“看来你们华夏所谓的驭鸟专家,也不过如此嘛,我看他驭的不是鸟,驭的是蚂蚁臭虫吧,不然怎么往地下趴呢?”
  这话说的在场的宾客,全都颜面无光,何向阳的表现,简直就是给所有人脸上抹黑。
  偏偏何向阳这次真的被吓破了胆,摊在地上竟然起不来了,这下子,梅川内库更加嚣张得意了,一边出言讥讽,一边暗暗朝那名手下下达了格杀的眼神。
  那手下接到暗示后,轻咳几声,就看到秃鹫双爪一蹬,凶猛扑向了何向阳。
  何向阳惊恐万分,本能的吹响了玉哨,哨声一起,稍稍让那头秃鹰的来势暂缓了一下,但马上就不受影响的更加凶猛的扑来。
  何向阳见自己的驭鸟哨声居然一点作用都没有,“妈呀”喊了一声,连玉哨掉落在地上都不要了,连滚带爬的往后退。
  可他的速度又哪里能比得上秃鹫,眨眼间,秃鹫已经来到何向阳的头顶,双爪如同血子一般,直接朝何香的天灵盖抓去。
  这要是抓实了,何向阳非得死在当场不可。
  周围宾客齐齐睁大双眼,倒吸一口凉气,仿佛已经看到脑浆迸裂的场景出现。
  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身影迅速闪到何向阳的身边,一脚柔力踢在何向阳的身上,何向阳的身子轻飘飘的落向了刁树旺那边,被刁树旺慌手慌脚的接住。
  紧接着,那道身影的主人,朝着飞来的秃鹫,直接朝鸟头一巴掌扇了过去,这巴掌带着劲风,而且速度奇怪,虽然秃鹫之前的表现非诚敏捷机灵,这时候却也无法躲开,被这一巴掌精准的拍中,顿时身子在空中一阵摇晃,跌跌撞撞的飞了半圈,才缓过来。
  “秦奋,你小心,快回来。”胡媚儿这才看清楚那人是谁,顿时紧张的喊了一嗓子。
  毫无疑问,这个突然出现,以德报怨救了何向阳一命的人,正是秦奋。
  秦奋本没银屑病洗完澡用什么擦身体打算露这个脸,否则而之前他掷筷子救人的时候,就可以光明正大的站出来了。
  但眼下,扶桑人的嚣张,也让他动了怒,他和何向阳之间属于人民内部矛盾,搁在扶桑人身上,就必须得一致对外。
  秃鹫在空中不断打转,却始终不敢靠近秦奋,显然是被秦奋那一巴掌扇出了惧意。
  而对于现场这些宾客来说,此刻的惊讶,无疑是非常强烈的。
  他们对秦奋都不陌生,原因就是秦奋和胡媚儿的关系,让每个宾客都难免对他有所留意,
  可是在之前所有人看来,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不过是被胡媚儿看上的嫩草或者小白脸一类的角色罢了。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年纪不大的小伙子,竟然还有这么厉害的手段,这么勇猛的胆气。
  刁树旺愣住了,被救的何向阳也愣住,其它宾客都表情各异的看着胡媚儿,唯有寿台上的老太君目光奇光的打量着秦奋,好像在重新认识一遍这个年轻人似的。
  “放心,我有分寸。”秦奋朝胡媚儿笑了笑,随即便把目光转向梅川内库,淡淡的说道:“华夏人可不比你们扶桑人肤浅,区区一只鸟就让你们拿出来显摆,真是井底之蛙。你们也就只配扯着膏药旗,躲在我们华夏人的D盘里了。”
  “好!”
  众宾客听到秦奋的话,纷纷解气叫好,特别是秦奋提到的D盘,让不少人哈哈大笑起来。
  “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风趣幽默了,连挖苦别人,都挖的这么有水平。”胡媚儿也笑了起来,却笑得风情万种,一双美眸牢牢的黏在秦奋的身上,根本不舍得移开。
  梅川内库脸色一变,眯眼盯着秦奋,冷冷的说道:“小子,别把你们华夏人说的多高尚,既然你觉得一只鸟算不了什么,你倒是驯服它给我看看啊,呵呵,抡巴掌扇鸟头,那可不叫驯服。”
  “你想要驯服是吧?行,我这就驯服一个给你看看。”秦奋哼了一声,随即目光一抬,盯着空中打转儿的秃鹫,喉中猛的蹦出一个音节。
  这音节非常古怪,但是从秦奋的嗓子里蹦出来,却异常的浑厚有力,如同洪钟大吕,骤然敲响,让周围人的耳膜都为止一震。
  只见这音节一出,秃鹫忽然身体剧烈一颤,然后就开始没有节奏的乱飞,却始终不曾飞离鸟园。
  此时,梅川内库的那名手下却变了脸色,他明显察觉到什么,看向引发牛皮癣的原因有哪些秦奋的眼神变得非常惊骇,似乎是遇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一般。
  紧接着,他的咳嗽声变得更加剧烈了,一声连着一声,恨不得把肺给咳出来。
  ps:感谢和两位兄弟打赏,感谢兄弟们的月票。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小破站

GMT+8, 2022-10-4 07:31 , Processed in 0.110838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