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76|回复: 0

冷宫之殇

[复制链接]

137

主题

137

帖子

47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73
发表于 2022-9-22 20:27: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冷宫之殇
       
  冷宫。. M
  在此之前,太子李忠从来没有进过冷宫。
  而大唐的冷宫,也相对来说不是特别出名。
  不过再不出名的冷宫也是冷宫,冷宫之中的女人都是失了权势的,所以她们的一应物品都少的可怜。
  不过废皇后的要相对好一点。
  她毕竟是当今圣上的皇后,哪怕是被打入了冷宫,她也是李治的女人,李治虽然不再要她,但自己的女人,也不是随便任人践踏的。
  一个小小的庭院,便是废皇后的住处了。
  小院不经打扫,几株老树接连成荫,树下有一石桌,而此时的废皇后就在石桌旁坐着。
  她的头有点凌乱,虽然已是炎夏时节,她却仍旧穿着厚厚的衣衫,李忠出现在小院门口的时候,她的眼神并没有因此而有任何的晃动。
  她只是直直的望着前方,嘴里不停的念叨着冤枉冤牛皮癣的药疗和食补,要注意什么呢枉。
  她的心智,只怕有些乱了。
  本是高高在上的皇后,突然一下子被打入了冷宫,此后再无复出的希望,这样的落差和遭遇,若非心智坚定,只怕是承受不来的。
  很不幸,王皇后没能承受得住。
  李忠见王皇后成了这个样子,本来想好要踹她一脚的想法突然实施不出来了,他那一脚,终究踢不出。
  本想出口骂她,可见王皇后如此,又不知该如何出口。
  骂他,她听得出来吗?
  一个跟傻子差不多的人,骂她有用吗?
  李忠一声轻叹,然后来到了王皇后跟前,问道:“还记得我是谁吗?”
  王皇后抬头眼李忠,神情有些冷漠,然后又直直的望着前方,嘀咕着冤枉。
  李忠见此,转身欲走,王皇后都已经这个样子了,他实在没有必要再去羞辱她,可李忠刚要转身,王皇后突然喊了一声:“大郎……”
  听到这个声音,李忠神色猛然一震,这个名字,是他刚认给王皇后的时候,王皇后给他起的小名,因为他是李治所有皇子中年龄最大的,所有便有了这个名字。
  当时的他,还是很喜欢这个名字的。
  而就在他再次听到这个名字之后,往昔的重重突然一一闪现,虽然王皇后杀了他的亲生母亲,但自从自己成为太子后,她对自己还是很不错的。
  爱与恨,在李忠的心中不停的转换,让他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大郎,你来来了?”废皇后望着李忠,她到底还没有完全的疯掉。
  李忠一声轻叹,随即又坐了下来,见废皇后前面有一壶茶,他便给废皇后倒了一杯,废皇后笑着接了,然后一口气饮下。
  “大郎,母后好久没有见你了,你父皇可好,你可好?”
  李忠望着废皇后,道:“都好,不过父皇出京了。”
  “啊,皇上出京了,那我以后就见不到他了……”说着说着,废皇后又伤心起来,然后就又失去了理智。
  李忠很无奈,这次他是真的准备走了。
  可他刚起身,王皇后突然瞪大了眼睛,紧接着眼睛慢慢变红,竟然是渗出的血,血越来越多,李忠吓的突然跌倒在地,而此时的废皇后也猛的一声惨叫,如何科学治疗儿童牛皮癣紧跟着也倒在了地上。
  废皇后倒地之后痛苦的在地上抽搐着,李忠双手撑地往回退,他被眼前的一幕真的给吓到了,他不明白,废皇后怎么会突然眼睛流血的?
  他很快想到了一个词,七窍流血。
  废皇后突然停止了挣扎,她的面部朝上,李忠扫了一眼,果然是七窍流血,他以前只听说过这个词,可今天却治疗银屑病生物制剂副作用是实实在在的。
  李忠吓坏了,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赶快离开这里。
  他爬了起来,他要逃,可就在这个时候,小院门口突然走进来一个人,这个人走的很慢,嘴角带着一丝冷笑,可很快,却是一声惊诧:“你……你杀了废皇后?”
  太子李忠抬起头特别轻的银屑病痊愈了,然后就武昭仪,此时的武昭仪神色很奇怪,李忠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见过她这种表情,而这种表情让他猜不透武昭仪在想什么。
  当然,这种表情跟之前的那种仁慈也根本不搭边。
  李忠越的惊慌起来:“我没有,我没有杀废皇后,她……她是自己死的。”
  武昭仪冷笑了一下:“废皇后怎么会自己死。”
  “我……我不知道……”
  “这里刚才就只有你们两个人,你竟然说你不知道?”
  “我……我真的不知道。”
  武昭仪哼了一声:“废皇后就是你毒死的,如果这件事情被其他人知道,你的太子之位,肯定不保。”
  武昭仪瞪着李忠,李忠的表情很痛苦,太子之位,他的太子之位会不保?
  他突然很害怕,害怕失去自己目前所拥有的一切,他不想再去当普通的皇子了,因为普通的皇子,连个普通百姓都不如。
  他不鉴别点滴型副牛皮癣与玫瑰糠疹想再卑微的活着。
  “我……我没有……我……”
  李忠到底还是年纪小,此时的他完全失去了冷静,武昭仪,满意的笑了笑:“你想继续当你的太子吗?”
  “想,我想,武娘娘救我,我真的没有杀人。”
  武昭仪继续说道:“好,想继续当太子,就听从我的安排,这件事情,我自然会帮你隐瞒过去。”
  “真的?”
  “当然是真的。”
  “好,好,我听你的,我什么都听你的。”
  太子李忠,好像没有其他的选择了,他不想失去眼前的一切,他只能听从武昭仪的安排,因为这件事情,只有武昭仪能够帮他隐瞒过去。
  见太子李忠说出这话,武昭仪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拿出了一张纸:“画押吧。”
  有些事情,空口无凭,武昭仪不可能傻到只听太子李忠一两句话,就会说完全信任李忠,会觉得他真的甘愿被自己控制。
  想要真正控制他,肯定要有能拿捏住他的东西,彻底毁掉他的东西。
  太子李忠接就画了押,武昭仪将那张纸受了起来,道:“我会帮你隐瞒此事,只说废皇后是服毒自杀身亡宝宝耳朵上长了湿疹如何应对?,而你想让我满意,应该知道接下来怎么做吧?”
  李忠突然觉得自己被骗了,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个局,可就算他现在知道这是个局,也已经晚了。
  他点点头,他当然知道武昭仪想让自己做什么,他别无选择。
公告:本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appxsyd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小破站

GMT+8, 2022-10-4 07:37 , Processed in 0.068892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